ID白崇宁

羊毛堆放地,手残脑慢没治...
来找我玩呀!
有问题可以走这里:http://ask.fm/BallWhite

关于

咱们能不能不要那么快就剪发……

激情沙雕作画

顼顼:我让你买买买,让你开花呗!
煦煦:爸你别打了!

之前给 @洒金书签纸 好荔的G图
荔说搞个SWparo吧那就飞行员和绝地啦

光浴咸池正皎然,忽如投暮落虞渊。

青天俄有星千点,白昼争看月一弦。

蜀鸟乱啼疑入夜,杞人狂走怨无天。

举头不见长安日,世事分明在眼前。

摸个老朱家骨科
靖难之后嘛宁王接受了老哥开出的是空头支票这个事:我好不爽,我就是要在发牢骚(踩红线)的边缘试探

朱棣:弟弟的怨气什么的,不存在的!

-元长,咱们今天写什么?

-官家的字已经写得很好了,不如今天就写个“丰亨豫大”吧。


曾布:昨晚好像做了一个很糟糕的噩梦……有一种很坏的预感。蔡元长这个狐狸精!这门亲事我不同意!


P1  你这是要把你神宗爹吓活过来啊hhhh

P2  给我们菜鸡CP点一首故人叹


可能是出自于美国人的视角这本书在叙述史料方面真的挺好笑的……

九哥:爹爹一定很怨恨我。

(九妹你爹要是知道你把棺材迎回来之前干了什么一定更怨你)


徽宗本人一度做梦能活着回到南方去,把收复和中兴的愿望寄托在九妹身上,但是结果嘛…………不知道挨到死为止大佶佶是什么心情。

九妹对自己爹的感情也挺微妙,据记载送还南宋的徽宗梓宫大家都没有开棺验尸,直到百年后元僧杨琏真迦大肆挖掘宋陵盗宝,徽宗棺中没有遗体,仅有一段朽木。(埋在东北了,其中最夸张吓人的说法是被烧了做灯油燃烧自己照亮金人)

【是晚下程,徽庙出御衣衣衬一领,拆领,写字于领中。曰:“可便即真,来救父母。”并押计九字,复缝如故,付臣勋……又以拭泪白纱手帕子付臣,曰:“见上,深致我思念泪下之痛,父子...

靖康元年十月初十的天宁节发生了一件不愉快的事。

天宁节是太上皇的生辰,皇帝赵桓去龙德宫给爹请安祝寿,上皇先满饮一杯,又斟了一杯给儿子,但是桓桓坚决不喝(不敢喝,可能怕有毒),最后直接把太上皇气哭了——“上坚辞不敢饮而退,上皇号哭入宫”

靖康内讧再升级,太上皇已经没有翻身的可能性,被儿子软禁于龙德宫内(后来金军二次围城才回到了皇宫,直到被俘都没能开溜)

从小对这个儿子不上心,去年坑人家,今年就要被儿坑


总之……祝佶佶生快(???

摸鱼,认真干活的煦煦和时不时开小差的佶佶

共同点是兄弟俩:这(咱爹的)新法的味道竟然该死的甜美!
绍圣/崇宁-哲徽年号,基本等于争做爹的事业接班人的意思

今日摸鱼看图说话


-十一哥,怎么啦?

-姐姐要去哪里,为什么不带我一起走?

-姐姐去陪爹爹,十一哥留在这里,以后要听孃孃的话。


*姐姐=母妃,大佶佶的生母陈美人

【生徽宗,进美人。帝崩,守陵殿,思顾旧恩,毁瘠骨立。左右进粥、药,挥使去,曰:"得早侍先帝,愿足矣!"未几薨,年三十二。建中靖国元年,追册为皇太后,上尊谥,陪葬永裕陵。】

不仅神宗去得太早,生母也很早就离开赵佶去守陵,恐怕此后都未能再见一面,当然没有多久陈氏也随先帝而去了。

摸鱼

赵家的小白菜开始生长了

P1 十一哥端王

P2 煦煦:爹爹不要走

不健康CP……更进一步鬼畜了

1/61

© 紙風船 | Powered by LOFTER